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UIT—睿天世纪行知商学院

——教练型领导力

 
 
 

日志

 
 
关于我

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EMBA 曾任华中科技大学EMBA领导力教授 华中科技大学EMBA合作伙伴 成功协助数期EMBA学员完成学业并提升自我思考与认知,增强领导力 1996—2017, 22年的演讲培训生涯 截止2017.07.10: 个人演讲培训场次1037场 授课人数近十九万人 著作: 《催眠销售》 《NLP-领袖智慧》

网易考拉推荐
 
 

令人赏心悦目的“小女人”散文 ——序李佩瑾文集《天香夜染衣》 周濯街  

2016-04-12 14:31:50|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20世纪八九十年代过来者应该知道,那时人们对文学的追求与向往,对知名作家的崇拜与敬仰,是当今80后、90后所无法想象的。当年,凡征婚广告、向领导推荐人才,必不可少的一条是热爱文学。于是,因发表一篇短篇小说而由农村调进机关工作之事时有发生。如我这样,因为发表一篇中篇小说而调入县委宣传部,还算是“高标准严要求”呢。

那时各类报刊、杂志应运而生,各种创作笔会似雨后春笋。当年,我尚未出版长篇,仅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了一个中篇单行本,在《芙蓉》《长江》丛刊和《中国故事》《传奇传记选刊》上发表过几个中篇。因在黄冈小有名气,所以常被请去机关、学校(包括党校)讲课。

我与这本书的作者李佩瑾正是在那种环境中认识的。1992年夏末初秋的时候,我应邀去《黄冈青年报》召开的创作笔会讲课。地点是罗田县薄刀峰风景区,报纸是黄冈市团委办的,所以与会者还有不少大专院校或县里来的共青团干部。李佩瑾是来自麻城市一个单位的团支部书记兼散文作者。

她给我的第一象是人长得特别漂亮,属于看一眼想看第二眼、第三眼的那种女孩子。她给我的第二象是聪明、好学、爱问,小散文写得有点灵气,仅此而已。那时候以文学为跳板,以晋升为目的的男女青年大有人在,似李佩瑾团支书兼文学爱好青年的双重身份,尤其不被一心扑在文学上的我辈看好。

实践证明,凡是我辈不太看好者,90%以上随着文学边沿化,而选择了走官场之路或者是下海捞银子了。李佩瑾先是从麻城调到黄冈一所中专学校当老师,后又进了一家杂志社当记者,现在武汉一所职业培训学校当校长。

我以为随着年龄的增长,工作的变换,职务的升迁,李佩瑾也与别的文学青年一样,早已把文学抛到了,能看在自己曾经爱过文学的份上,正眼瞧一瞧仍旧写作的人们已经是翻身而“没有忘本”了。没想到20年后的一天,已经当了长的她,突然打电话来请我为的散文集作序。

我不无疑虑地报了个QQ号,让她将散文集的电子版发给我看看再说——我见过一些行政官员将自己布置工作时的发言稿也收集起来出散文集。也有些自诩才女的小女子之作,貌似才气逼人,实则脂粉气浓郁。如果为此类集子作序岂不太没面子?

一本名为《天香夜染衣》的散文集很快便发了过来。一口气看完后发现,第一章花期,第二章岁月,第三章风景,第四章浮光,第五章掠影……共五章,每章均以画龙点睛的两个字做标题,十多万字,不断有美好的场面和事物在我眼前呈现出来,让我又一次领略到,何谓精彩纷呈!

“英语里把想家homesick,直译过来就是‘想家的病’。原来天下的人都是一样的,都明白思念是一种病。我跟先生结婚二十多年来,总有些时候迫不得已的分离。每一次分离都是一场大病,让人忍不住写下些酸溜溜的小文章……”

这是《第一章》散文《思念》的“开场白”,接下来又见“多少年来,我们恪守着‘不辱于人谓之贵,不取于人谓之富’,觉得自己既富又贵,活得平淡坦然而又充实。……从青春红颜到银须老翁白鬓老妪,除了一线情牵,还须一种知足常乐随遇而安的胸襟。”《思念》里并没有什么离奇的故事,却能让人读出眼泪来。

再看作者在《第二章》中《昨夜闲潭梦落花》里这样写道:“我曾经得到一次禅修机会……俗称打‘禅七’。禅修时每天坐八支香,第一天,混乱无比的思绪让人无法平静,脑子里奔如江河,身上汗如雨下。第二天导师要求我们在静坐时回溯自己的一生。”

“……我们到了初一下学期男女生就开始不讲话了,哪怕是同桌之间也不讲话,还要画‘三八’线。记得有个男生每周末总要给我一本新的小人书看,总是偷偷地给我,可是我却总在周一上课的时候大大方方地还给他,弄得他很尴尬。我真的不是故意让他难堪的!我只是不懂又没做坏事,干吗要偷偷摸摸的啊?笨笨的傻傻的我从小就跟小哥哥野惯了……从来都大大方方跟男生说话,还特看不惯有些扭扭捏捏的女生。也许,我的确有些侠气或匪气吧!”

在禅修的环境下,回忆儿时男女间的趣事,已经够特别了,更特别的是,文章给人的意境却是:邻家有女初长成,不仅没有情窦初开的温柔,反倒有“野丫头”般的侠气与匪气,画面别有一番风采。

当然,女人也有女人的苦恼,特别是长得很漂亮,原本是生来让人怜爱的小女人,却又不得不出来“创业”的美女们。

创业尚未开始时,美女的感觉是:“干枯的杨树枝冒出了鹅黄嫩绿的芽,春实实在在地来了。”

创业之初,美女的感觉是:“好象在抬手与放手之间肆意地丢弃着什么;而在遥远或并不遥远的时光之外,我预感到也许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要发生了”;

在创业过程中:“秘书来家里汇报工作,留她一起吃午饭。席间,宝宝问她,到什么地方买过年穿的衣服比较好些?她很认真地说:‘你今年只能到汉正街去买了,因为你妈妈已经是穷人了哦!’宝宝很诧异地说:‘妈妈,我这次回家就觉得你瘦了好多,憔悴了好多,你怎么了啊?肯定有事瞒着我……’”

多年之后美女才告诉我们:“我那白手起家的小小事业,早已进入正轨,发展平稳了。如今看看刚开始创业时的艰辛,真是颇有几分感慨:若无这些在烦恼里追求幸福的决心,又怎么敢直挂云帆济沧海!”

这些来自《第四章:浮光》里的文字,让我心目中的这位很美很美的小女子一步一步地高大起来。正是这种感觉,让我忍不住回过头去再看《第一章》中的第三篇《好女人》:

“我总是忍不住思索‘女人’这两个字。从生理上讲,这是一个性别;从社会上讲,这是一种身份。更多情况下,‘女人’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我总忍不住问自己,怎样才是一个好女人?这些年来,因为心头萦绕不去的疑惑,渐渐写了不少小女人的文章……也许能从某些角度回答这个问题吧。”

接着,这个“小女人”一口气写出了《女人与花》《女人与酒》《女人与爱情》《女人与男人》《女人与寂寞》《女人与情调》《女人与孤独》等一大串极为简短的小散文。“小女人”:“我大概不算是作家,只是一个把心思写出来与人分享的小女人。小女人用我手写我的心……”在认真拜读“小女人”的《好女人》之后,我脱口而出:“李佩瑾是个好女人!”

在散文集中,这个好女人另有两篇好文章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其一在第二章中的《最浪漫的事》。文章说:“我觉得和他们在一起生活,走进他们历经沧桑的岁月历程,是件最浪漫的事。父亲看母亲的眼神在不经意间总会流露出一往深情,而母亲看父亲的眼神总会在不经意间露出无限慈爱。这对已经生活了55年的夫妻,除了历久弥坚的爱情以外,现在所表现出来的是血浓于水的亲情……;而他们在我的眼里都是需要我保护的孩子。当我面对我的老父老母的时候,真正有了这种体会。我的老父亲只要在我这里住一段时间就会长胖,双颐就会丰满很多,母亲也会显得更年轻精神。”

其二在《第一章》的《花开的声音》中,李佩瑾说:“大约10岁时,爸爸妈妈送我去看外公,他们是看着我上车的,但是他们没想到我会被窗外的景色诱惑而中途下车。外公在二姨家,二姨在山河镇,我还没到闫河就下了。然后沿着盘山公路前行,一路上不是摘野花就是追蝴蝶。后来又渴又饿,终于在翻过一个山岗的时候看到了在暮色中眺望的外公。外公小跑过来抱起了我,他的眼里竟噙满泪水。他说,我的乖乖,还以为拐子把你拐走了啊!他焦急的神情让我知道自己因为贪玩而闯了大祸。从此,我再也没有独自走过那么远的山路,哪怕无数次的梦想流浪和放逐自己,也不曾再做过如此荒唐的事情。”

天香夜染衣》告诉我这位“小女人”小时候是个好女孩,《最浪漫的事》告诉我,这位“小女人”长大后是个好女儿,两篇文章叠加后告诉我,这个“小女人”是个好女人。我相信这本文集将会以其与众不同的文笔告诉读者:最好的作家是生活与苦难培养出来的,而不是学院派。他们没有多少功利意识,所以更接近艺术的真谛。这本集子是一个“小女人”用“心”写出的,令人赏心悦目的好文章。我对散文没有什么研究,却想妄言一句:“因为有此类“小女人”的不断涌现,将会让我们感受到现代散文在这百年沧桑中长盛不衰的原因之所在!”

仅仅将自己阅读这本文集过程中的一些感受逐一写出,是以为序。若有不敬请读者诸君海涵。

 

2012年12月19日于湖北黄梅苦作舟书斋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